我是内审!

作者: 时间:2018-10-29 点击数:

有时候埋头一项工作久了,就会生出很多的迷惘,会搞不清最简单的问题,比如内审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个问题,教科书和度娘一定会给你最精确的定义。

可现实就是一个万花筒,转一下,甚或手抖一下,就是全新的一个世界。

于是,在外行人眼里,内审有时像外审,有时像财务复核,有时像业务把关,有时像监察,有时像纪检,有时像经侦,有时像反舞弊专家。

而竟然真的有些内审人,有的活成了外审,有的活成了财务,有的活成了业务,有的活成了监察,有的活成了纪检,有的活成了经侦,有的活成了反舞弊专家,在内审这条路上,越走越偏,越走越远……

有时候,当我们说不清喜欢什么样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说清不喜欢什么样来反证,即以负负得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规则来侧面反映需求。

今天花猪想说“我是内审”却说不清时,也只有用“我不是……”来表达。

我不是外审。

我们是组织内设部门,虽然有时候很强调内审的独立性,但是,我们的出发点仍然是组织本身,而不是跳出组织本身说事儿。

我们无法置身事外,我们写报告没有标准格式,我们的报告不会写“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反映”这样的话。

我们的“后续”服务几乎可以等同于终身制,我们不可能有合同履约结束的一天。

我不是财务复核业务审核。

我们对财务复核业务审核的兴趣在于程序是否存在,是否执行,是否有效,是否合理,如何改进,而不是被抓去在某个财务或业务流程上签上大名,签时是“请您审核”,有问题时是“内审同意的”。

我不是监察。

你要知道,监察是监督各级国家机关和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作并检举违法失职的机关或工作人员的,办理的是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案件,而监察机关指的是国家各级监察委员会。

对非国家机关及人员是不适用的。

我不是纪检(纪律检查委员会)。

从名字就能看出,既然是讲纪律而不是法律,它一定也是组织内设部门,当然这个组织比较特殊。

纪检当然就是专司监督检查党的机构和党员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情况,查处违纪党组织和党员的机关。

对非党员是不适用的。

我不是经侦(经济犯罪侦查措施)。

经侦是指公安机关经侦部门为获得证明有无犯罪事实、犯罪情节轻重的有关证据以及捕获犯罪嫌疑人所依法采取的专门的调查措施和强制措施的总称。

它是公安机关专司经济犯罪的内设部门,不是随便哪个都敢称的。

我不是反舞弊专家。

如果用“亡羊补牢”的故事来比喻的话,天天吵吵着抓叨羊的狼的猎手是反舞弊专家,而主张分析羊被叨是因为羊太弱还是羊圈太烂,是应该让羊健身还是加高加厚羊圈,是安排两只守夜犬还是一个巡夜人确保不丢羊的是内审。

现在好多内审人动辄把反舞弊挂在嘴上,似乎只有抓几个舞弊,送几个人进去,才说明内审干事儿了。

虽然这有现在对内审的KPI考核变态的客观因素,但花猪觉得也许这部分内审人患了眼疾看内审时错了位,或者是手的机能出了状况拈不出内审各个职能职责的轻重,以致于舍本逐末,本末倒置,把反舞弊放到了内审职能职责的首位。

以下为逗比:

我不是翻译家,但需要和老外用流利的英文交流;

我不是外交家,但需要有高超的沟通技巧;

我不是作家,但需要在审计报告上字斟句酌;

我不是领导人,但需要站在管理层的高度解决发现的问题;

我不是如来佛,但有如来佛的胸襟;

我不是斗战胜佛,但是时刻保持斗战胜佛的战斗力;

我不是弥勒佛,但是要像弥勒佛一样缓和团队氛围;

我不是燃灯古佛,但是如燃灯古佛点亮自己照亮他人;

我不是老板,但有“老板”的境界;

我不是老板娘,但有老板娘一般的“怀疑”;

我不是股东,但有“视同”自己是“股东”的觉悟;

我不是业务员,但也不让违规业务员好过……

我是什么?

什么是我?

我就是我!

我是内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