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设备采购合同揭开丁书苗黑色利益输送秘密

作者: 时间:2018-10-09 点击数:

投资2000多亿元的京沪高铁建设项目,被刘志军和丁书苗等人当作黑色利益帝国的提款机。他们没有料到一份毫不起眼的虚假设备采购合同揭开了丁书苗向中标施工单位大肆索要中介费并向刘志军进行利益输送的惊天秘密。

 丁书苗浮出水面  

署领导要求,对付款金额超过千万元的合同一定要“见账、见物”,要关注国家投资的每一笔钱花得是不是真实、合法、有效。对那些没有经过招标程序的采购没有取得发票的采购或者超出预算的支付,都须一笔一笔核对。

审计组发现在诸多参与京沪高铁建设的施工单位中,有一家的主业不是铁路建设却中标了一个标段的B公司在梳理B公司的财务报表发现:从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这家企业以委托对方代为采购设备的名义,累计将5000万元汇给北京东润吉源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润公司”),但没有进行任何招投标程序,对方也未开具发票

更为蹊跷的是,东润公司是在2000年注册成立的企业,2008年10月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

B公司汇入上述5000万元设备采购款,又恰恰是在东润公司吊销营业执照之后。

东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丁书苗

 设备去了马达加斯加?

竟然将5000万元打给一家已经注销的个人控股公司?

审计人员向B公司提出要求,要去实地看看他们花费5000万元都买到了哪些设备。B公司解释这笔钱为马达加斯加的海外项目购买了设备,设备远在马达加斯加呢!

同时B公司支付给东润公司的5000万元,东润公司没有支付给任何一家设备供应商。其中3000万元转给了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宥集团”)。博宥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还是丁书苗;另外的2000万元转给了两家煤炭相关企业,实际上是替博宥集团归还拖欠这两家企业的贷款。

从5000万元国有施工企业资金的实际去向,初步判断“给马达加斯加的海外项目购买设备”的说法很可能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在另外一条线上,外围调查显示,B公司根本没有在海关报关进出口相关机械设备的任何记录,购买设备确认是个谎言。

 突然归还了5000万  

就在审计人员判断东润公司从B公司拿走5000万元确实有问题的时候,B公司突然又有了新说法。他们解释说,当时他们的确在马达加斯加中标了一个项目,因为临近年底着急购买设备,在没有签订合同的情况下付款请东润公司代买设备。但是后来马达加斯加发生政变,中标项目被取消,停止购买设备,在审计人员介入后,东润公司已经归还了5000万元。

为了把这个过程说得“真实可信”,B公司还出具了一系列处理处罚相关责任人的证明文件。

进展到这一步,问题似乎已经完满解决。

第一,B公司的主要问题是在签订合同之前向东润公司违规付款,现在B公司已经就违规问题处理处罚了相关责任人。

第二,B公司面临的实际风险是流失5000万元设备采购款,现在这笔资金已经安全地回到了B公司的银行账户。

 谎言是一个无底洞  

审计人员提出,既然B公司在马达加斯加有项目,那就再看看与马方签订的合同。

B公司虽然毫无准备,但是仓促间还是给审计人员拿出了一份合同。但合同的对方是刚果,不是马达加斯加。B公司再也拿不出与马方签订过合同的证据。

谎言是一个无底洞。也许看似微不足道的一个谎言,其实需要无数新谎言来弥补这个谎言留下的窟窿。

在对B公司的延伸调查中,他们发现,丁书苗控制着博宥集团等几十家企业,资产近40亿元,但是纳税记录不多

 掮客身份逐渐明确  

近年来,一些领导人员开始由本人亲自作案转型为主动寻找“代理人”勾结串通作案。他们的通常做法是,将原本可以按正常程序完成的行政审批事项或者工程招投标活动,转为必须通过中介方才能取得的资金和项目,然后通过中介机构获得巨额利益。

审计组综合判断分析认为,东润公司及其背后的博宥集团很可能就是在扮演这种中介或掮客的角色。这起5000万元虚假设备采购合同问题,表面上看是一般性的违规问题,背后可能隐藏着重大经济犯罪案件。

中央纪委专案组查实,那5000万元所谓设备采购款的确是B公司支付给丁书苗的中介费。此外,B公司还通过海外渠道支付给丁书苗1000万欧元。

另外一家中标施工单位C公司于2009年12月29日至2010年1月4日,分4笔从结算账户中隐蔽转出资金9936万元,以“投标保证金”名义汇入青岛某民营咨询公司,未在C公司会计账簿中反映延伸审计发现,该民营咨询公司已经注销了纳税登记,在其收到所谓的9936万元“投标保证金”后,将其中5468万元转入丁书苗及其子女的银行账户,其余资金汇入山西省某家企业。

另外一家中标施工单位D公司向丁书苗控制的这家民营咨询公司支付了6700万元“中介费”。中介费?这么大金额的中介费?而且是支付给一家已经注销了税务登记的咨询类公司?

面对审计人员的追问,D公司提供了所谓的咨询服务合同。这是审计人员第一次见到丁书苗控制的企业与施工单位签订的咨询服务合同。合同明确约定,“确保D公司中标高铁工程项目”,“按工程中标价的3.5%~4%收取中标服务费”。延伸调查资金流向发现,这笔中介费分15笔转至丁书苗等人的个人银行账户。

 丁书苗的确有靠山  

一家、两家、三家,这些公司为什么要给丁书苗支付中介费?

谁能让丁书苗轻易地对外承诺“确保中标”呢?

招投标资料显示,上述3家施工单位在参加招投标时均存在这样那样的违规问题,但是都能顺利通过资格审查。

进一步审查评标资料发现,评委集中给上述3家施工单位打出最高分,且都是远远高于其他未中标单位的分数,人为控制招投标结果的痕迹非常明显

 水落石出  

专案组的审计小组在初步审查博宥集团的财务资料后发现,这家几乎没交过税的企业,共计收取各铁路施工企业中标中介费15亿元。

在丁书苗被控制后,专案组迅速查明,在京沪高铁建设项目招投标过程中,丁书苗与刘志军之间的利益链条是,刘志军负责向下属单位打招呼,丁书苗则向中标企业收取高额中介费。

后来公诉机关指控,丁书苗先后帮助23家公司中标57个铁路建设工程项目,中标的标的总额超过1800亿元。

在上述57个项目中,刘志军为其中53个打过招呼。丁书苗等人从中获得好处费30多亿元,其中她个人获利20多亿元。